人间有味

【问卷】关于我喜欢的高城&袁朗

偷闲来答个角色问卷!

很久以前存下的了,原微博地址在这里



角色问卷



-“爱”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?


高城:

他可能鲜少思考“爱”这个词的含义,这在他看来太肉麻也太矫情了。而且也不屑(或者我们称为羞于)将这个字直白地挂在嘴边。如果一定得说意味着什么,我想应该是“责任”和“坚持”。

他爱军营,爱国家,爱自己的职责,为了这些他甘愿付出生命。爱这个词似乎于他是格外博大也格外崇高的,所承载的对象由此也并非是一己之私情。但这不代表他就没有了所爱之人,只是放到个人层面而言,他不说爱,可他说的话做的事总也能让人体会到“爱”。很多人谈论起爱的意义头头是道,真正到了付出的时候,却自私得可怕。他不一样。

所以爱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爱得很好。


袁朗:

我觉得他是最了解爱的人。

因为最了解,所以爱这个词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了其他的解释,也不需要其他解释。爱就是爱,这个词就是最精粹的归纳,是唯一,也是所有。木心说“爱比情大”,很多人理解的爱只是情,而他理解的爱一定是爱。

他所爱诸多,爱得近乎完美。



-他害怕什么?


高城:

他会说,怕什么怕!有什么好怕的!

我想他是有点儿大男子主义的——这是指,他对“男人”有着自己的定义,比如要扛事儿,要担当,要勇武,而这个定义里显然不包含“不可战胜的恐惧”。那被他视为懦弱。当然了,事实上每个人都会有害怕的东西,往小了可以是具体的人或物,比如班主任,比如蛇或蜘蛛;往大了说则是某种概念,死亡,失去,疼痛……不一而足。这不是什么值得羞耻的事情,我们将之称为人性,而一个人的人性本身无善亦无恶,投射到他人的存在之上才有了好坏之分。

他曾说即使子弹迎面射来,人也要昂首挺胸地去迎接它。所以你看,这个问题放在他身上并没有多大的意义,因为害怕与否,他会做的事情仍是一样的,在他的心中,始终存在着比恐惧更强大的力量。

这样的人,我们称之“无畏”。


袁朗:

他害怕的东西非常多。

但他的这种害怕与寻常意义上的害怕不大一样,并非由外物引起,而更像是一种“自我折磨”。

我想他应该不会害怕已经发生的事情,如果此刻你们直面危险,他会是最可靠的人。他也许偶尔会对某些事情感到后怕、悔恨或者遗憾,但他排遣这种情绪的能力是一流的,不会让它影响到当下的生活。因为他十二分懂得珍惜。内心无比柔软而又异常坚毅,聪慧且有兼济他人的情怀——我不否认,他选择了这种方式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,某种意义上来说同普罗大众没有根本区别,无非是一个由己出发又落回己身,另一个由己出发而指向他人。

不过我们都知道,这样的人在社会中总是占据少数,所以我们依然觉得这是一种伟大。

言归正传,正是由于珍惜,所以他害怕“失误”的可能。这种恐惧来自未来,始终潜在,督促着他做好他该做的每一件事,而永远觉得还不够好。

他偏偏就怕还不够好。


对于这样的他们,在此致以诚挚的敬意与爱。



-他最为自己感到自豪的一件事或东西是什么?


高城:

钢七连。


袁朗:

老A。


热爱着一种美好的存在,并有幸为之付出,这样发自内心深处的自豪感是任何语言都无法描述的。



-他觉得什么事情很让人难堪?(关于自己,他人或是广义上的)


高城:

关于他自己,哭泣,示弱,服输……诸如此类。

关于他人,我觉得应该是想要做些什么,但却无能为力的那些时刻。比如在史今的离别会上讲话。又比如送伍六一离开。

归根结底,他觉得亏欠他人很多,自己的能力远远不够,这最让他难堪。


袁朗:

关于他自己,我想应该是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错误,没有造成大的损失,但也不可挽回。这会让他抓心挠肺的。

关于他人,我想他和高城一样,同样都是对无能为力的痛恨。当他给许三多拨出那个代表噩耗的电话时,一定感到狼狈不堪,这是他没有办法控制的事情,也没有办法改变。他总觉得他索取得太多,给他们的却又太少。



-他更喜欢白天还是黑夜?为什么?


高城:

白天。他们的训练更多是在白天进行。


袁朗:

黑夜吧。除了能吹紧急集合哨以外……长夜尽头是曙光。他是个欣赏山里黄昏的人,没道理不热爱山中的日出。



-他经常受噩梦折磨还是拥有无梦睡眠?


高城:

大抵很少做梦。他的言行让人感到他十分通透,心胸开阔,天性达观。他能化解很多常人难以化解的东西,他大概不允许自己被某些负面的东西长久困住。


袁朗:

也许经常做梦,但是不是噩梦要另说。他无疑心思很重,但同时也有岁月磨砺出的智慧,套用一句俗套的心灵鸡汤:“人生是一场修行”,而他道行已经很高了。



-会让他感到高兴的人或事。


高城:

训练成绩第一,比赛第一,演习胜利。

见到老部下,见到老战友。酣畅淋漓的酒局或者谈天。


袁朗:

他能把不高兴的事情也说得很高兴。

他有一颗趣味十足的心,所以大概在任何时候都能自得其乐。



-如果他们被困在雨里,他们会怎么做?


我的第一反应是他们不会“被困”在雨中。可能引申义想的太多了。


如果真的是雨太大走不了……

高城肯定是要皱着眉头抱怨两句的,老天爷真耽误事儿。袁朗笑眯眯地劝他说既来之则安之,全当野外生存训练了。

他们会找个避雨的地方,谈天说地,呃,互诉衷肠?



-他在音乐方面是否有技能?


参考演员,自由心证。



-他喜欢哪种类型的音乐?


高城:

前苏联军歌。


袁朗:

不知道。大概什么都能听一点。

PS:演员本人曾表示这个角色也可以喜欢《双截棍》。



-他对于褒奖作何反应?


高城:

内心小得意,面上大不屑。


袁朗:

看似全盘照收,实则处之泰然。



-他如何面对被拒绝?


高城:

不抛弃,不放弃。


袁朗:

一种方式被拒绝,他可能还有一百种方式在后头等着尝试。



-他喜欢吃甜的还是酸的?


高城:

看在大白兔奶糖的份上,甜的。


袁朗:

分情况吧。其实他不挑。



-最喜欢哪个季节?为什么?


丰收的季节。

不是秋天。



-他是否有偶像或者一直崇拜的人?


高城:

当然有。他崇拜的应该是一种精神,代名词“中国军人”,就像钢七连历史上那些抛洒热血的先烈。

我想他内心深处还很崇拜他爸爸。


袁朗:

当然有,概括起来跟高城的也大差不离。但其实我觉得崇拜和偶像这样的词并不适用于他们。

尊敬,并向往。



-他是否有对象?


高城:

可以肯定的没有。


袁朗:

不能确定的有。


作为CP粉我一定要说,他俩适合处对象。



-他死活不能忍受谁?


高城:

小人一类的。

当然如果我们从一种欢快的角度来回答这个问题,许三多和袁朗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是榜上有名的。


袁朗:

表面上看没有他不能忍受的人,只有不能忍受他的人。



-他很容易相信别人吗?


高城:

不。


袁朗:

不。



-他怎样看待死亡?


高城:

他是一名生在(相对)和平时期的军人,但从未忘记自己的使命。军人的职责、荣誉乃至归宿,都在战场。他厌恶轻易放弃生命,但他愿意为家国牺牲。我想他离死亡最近的一次就是被杀伤碎片击中,但他没有被吓倒,也没有后悔。在他看来,这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,身为军人,理应如此。

我用一个词来概括他:视死如归。


袁朗:

他接触死亡很多,常常是敌人的,偶尔也会有战友的。

死亡于他的生活如影随形,这样沉重的压力并非所有人都能够承受,更难得的是在此境况下,他还能够热爱生命,勇往直前。

我也用一个词来概括他:向死而生。


无论是视死如归还是向死而生,他们都坚定地走在路上。

在活,在好好活。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答案全是一己之见,还都很片面,但答题的过程让我一次又一次明白我为什么爱他们。

 

有兴趣的旁友也可以玩玩这个问卷w


 
   
评论(7)
热度(77)
  1. 窗外桃花人间有味 转载了此文字
    dei dei dei我上一篇文中提到的就是这个
  2. 苏梁人间有味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视死如归和向死而生……诶我真是太喜欢这份答卷了QAQ
  3. 那么多重复的人间有味 转载了此文字
庖鱼及宾。既庸且俗。